在线隐私和利润与危在旦夕的命运发生冲突

Facebook 的母公司 Meta 和 Alphabet 的谷歌正在研究如何在保护用户隐私的同时定位在线广告

Facebook 的母公司 Meta 和 Alphabet 的谷歌正在研究如何在保护用户隐私的同时定位在线广告。

Facebook 和谷歌在更好地平衡隐私和广告定位方面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随着用户反抗、监管机构迫在眉睫以及苹果抓住时机提升其形象,它们的命运岌岌可危。

问题的核心是互联网公司应该对人们的在线生活有多少了解,这些数据流是大型科技公司每年通过广告赚取数十亿美元的关键。

自欧盟于 2018 年通过一项大规模数据隐私法以来,这些公司一直面临着越来越严格的规定,该法除其他规定外,要求公司在其计算机上安装 cookie 之前必须征得用户的直接同意。

但是,由于推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欧洲立法可能对大型科技公司进行前所未有的监督,新的压力正在形成,硅谷巨头成为美国官方调查和诉讼的目标。

“他们真的处于困境和困境之间。他们的整个商业模式都受到威胁,”分析师 Rob Enderle 谈到对 Facebook 和谷歌的母公司 Meta 和 Alphabet 的威胁时说。

其中一个战场是使用所谓的“第三方 cookie”,即跟踪用户在线行为的软件片段,在被认为令人毛骨悚然的“监视广告”计划中被描绘成恶棍。

谷歌已承诺更换该技术,但批评人士表示担心,其提议的更改可能意味着更少的数据传输给第三方,而这家互联网巨头将继续从使用其无处不在的服务的人那里收集详细信息。

就其本身而言,苹果去年宣布,其流通中的 10 亿部 iPhone 的用户可以决定是否允许跟踪他们的在线活动以进行广告标记——它表示这一变化表明其关注的是隐私,但批评者指出不妨碍公司本身追踪。

Meta 预计,该政策会影响其销售的广告的精确度,从而影响其价格,这将使这家社交媒体巨头今年损失 100 亿美元的收入。

‘令人毛骨悚然的因素’

这一消息引发了人们对该公司长期前景的质疑,导致该公司的价值在最近几周出现了历史性的暴跌。

尽管如此,这家社交媒体公司仍在探索广告定位技术,该技术将用户的数据“保存在他们的设备上,而不是将个人数据发送到远程服务器或云中,”Meta 营销主管 Graham Mudd 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分析师 Enderle 认为,Facebook 可以因此规避苹果软件的变化,并重新获得部分损失的广告收入。

“Apple 将 Google 和 Facebook 视为竞争对手,因此他们不太可能让这两家公司轻松应对,”他补充道。

美国在隐私和反垄断方面对科技公司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尤其是在去年 Facebook 举报人丑闻加剧了因党派分歧而长期停滞不前的监管努力之后。

在联邦政府没有采取行动的情况下,各州已经发起了自己的诉讼。

在 1 月份提出的一项此类投诉中,多个州指责谷歌跟踪用户的位置数据,尽管让消费者相信他们可以在这家科技巨头的服务中保护自己的隐私。

无论科技公司可能做出什么改变,监管机构都会质疑由广告和用户数据资助的大型在线服务模式。

“我认为行为广告对社会有害,”电子前沿基金会工作人员技术专家 Bennett Cyphers 说。

“负面影响不仅仅是侵犯了人们的隐私——它让当今互联网上一些最有毒的元素得以蓬勃发展,因为这一切都与眼球有关。”

他列举了从广告印象中赚钱的“点击诱饵垃圾”、剽窃、错误信息和煽动性内容的问题。

作为替代方案,他说可以根据上下文投放广告——例如汽车新闻网站上的汽车广告。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寻找更好系统的过程正在进行中,管理公众对在线广告业务的看法也在进行中。

“人们和政府官员非常关注如何使用 cookie,”行业集团互动广告局副总裁 Angelina Eng 说。

“我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平衡点,因为有几个坏演员造成了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因素,”她补充道。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info@imfob.com
(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